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水新声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明祭(之一) 父亲,您的遗愿会实现  

2015-04-01 13:09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父亲,您的遗愿会实现 - 流水新声 - 流水新声博客
     父亲刘盛裕九十一岁遗像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 父亲,您的遗愿会实现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刘水弟

       父亲逝世已经18年了,但他的举止言谈、音容笑貌至今依然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。
       父亲的个头不高,一米六几的身材,很健壮。印象中,父亲就像一头强健的公牛,默默地忍受着生活的艰难与困苦。
      父亲出生在闽北南平一个偏僻的山村,从小跟着祖父上山打柴、下田务农,没有上过一天学。父亲有五个兄弟,他排行第四。因为家里穷,祖父把老三卖给了一个姓康的人家,因此父亲便“晋升”为老三。后来又添了个弟弟,也卖了。祖父体弱多病,不到六十岁便去世了。那时,大伯在外谋生,二伯因穷娶不起亲,已到别处人家入了赘,因此,父亲十五岁时便承担起赡养祖母的义务。
     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,正值抗战和内战,兵荒马乱的年代。国民党四处抓丁派款,民不聊生。有一年,父亲被抓了壮丁,关押在乡公所,在解往县城的前夜,父亲拆开了关押他的谷仓门,悄悄逃了出来。在逃回家的山路上,遇上了一只斑斓大虎。据父亲生前跟我们讲述,当时那只老虎正横卧在路中间,父亲吓出一身冷汗,心想:“我刚逃出‘虎口’,又遇上了老虎,看来真是活不成了。”好在天黑风急,父亲躲藏及时,没被老虎发现。只见那老虎伸了伸懒腰,缓缓下山去了。父亲躲在草丛中,松了一口气。等老虎不见了踪影,便一口气跑过山岭,连夜逃回家,立即带着祖母和新过门的母亲到邻县深山一个香菇场去避难。
        因为父亲逃壮丁的事,连累了外祖父。伪保长派人把外祖父抓到乡公所,逼问父亲的下落,受尽了毒打和折磨。
       父亲带着祖母和母亲先在沙县深山一个香菇场躲避了一段时间,以后又带着祖母和母亲一路流浪到现在的峡阳大埂村,靠砍柴和打工度日。直到1950年大埂解放后,父亲才在这个乡村定了居。我和我的几个弟弟妹妹也就出生在这个乡村。
      父亲原名刘家成,因为逃难到大埂,才改名为盛裕。虽然父亲生前没跟我们讲过改名的用义,但从字面上看,似有改变贫穷,希图兴盛富裕之意。父亲的这一愿望,直到他临终的那一刻也没能实现。父亲的一生,是贫穷的一生,困苦的一生。
       父亲一生最为辉煌的时期,应是1950年刚解放的那几年。村里来了土改工作队,发动群众闹“土改”,分田地。父亲不但分得了一份土地,还当上了乡长,真正有了主人翁的地位,尝到了解放翻身的甜头。
       父亲没有文化,参加区里县里开会不会做笔记,好在他的记忆力强,上级的指示精神,他一一记在脑子里,回来传达,一事无差。乡里村外的许多事,他记得一清二楚。若干年后,村里有些事,比如山林的归属问题,新干部们弄不清,就去请教他,他都能记得一丝不差。
       父亲深感没有文化的痛苦,所以他十分希望我们学文化。在他的积极争取下,我们村在解放后最早办起了学校,我还不到七岁就上了学。我成了我家祖祖辈辈第一个有机会上学的幸运儿。从小学到中学,父亲始终如一,极力支持鼓励我好好学习,做一个有文化的人。即使在最困难的时期,比如1960——1962三年困难时期,家里穷得揭不开锅,父亲宁愿自己挨饿也坚持让我上学读书。今天,我能有一些文化知识,会教书,能写一点文章,全靠父亲当年的鼓励和支持。每当我想起当年艰苦求学的往事,便对我的父亲深怀感激。父亲,您的儿子永远忘不了您的恩情。
       父亲是个十分眷恋土地的人。解放初,区里想调他到外面去工作,他没有同意,因为他舍不得离开刚刚安定的家,舍不得刚刚分得的那块土地。直到现在,当年跟父亲一块调出来工作的老同志,当他们享受优厚退休金的时候,还在说父亲当年是“死心眼”,丢不下那几亩地。不过,父亲是个十分知足的人。晚年,村里给了他一些老干生活津贴,乡镇干部也时常来看望慰问他,他感到十分满足。
     父亲当了几年村干后,又当了几年农业合作社干部。他工作积极,吃苦耐劳,每年都被评为劳动积极分子。每当他领回毛巾,或者脸盆等奖品时,脸上总是挂满笑容;母亲和我们兄妹也都分享着他的自豪和快乐。可是,这幸福快乐的日子没能持续多久。
       1960年,一场人为的灾荒,使父亲几乎丧失了生命。连续三年的饥荒,村里饿死了不少人。父亲也陷入了极度的饥饿和贫困之中。当时正在念初中的我,亲身经历了这段艰难的岁月,至今记忆犹深。生产队发的口粮越来越少,家家户户吃糠咽菜,个个饿得面黄饥瘦。有的人饿昏在田里,重重地摔下田埂,一病不起;有人得了水肿病,全身浮肿;有人吃糠便秘,要家人帮忙拿着夹子抠肛门。村里,时常看到有人家发丧,大红棺材后面缓缓随着一群哀哀泣泣的人群,令人辛酸落泪。父亲得了水肿,脚肿如桶,两耳却瘦削,薄如刀片。我见父亲那个样子,伤心落泪。在学校里,我三天两头不吃饭,尽量省下一点口粮,“救济”在饥饿中煎熬的父母。因为饥饿,父亲不得不把四岁的小弟弟送给了邻县一个“有点饭吃”的人家。
      好在中央及时调整了政策,三年困难时期很快就度过了。刘邓的“三自一包”,使许多人摆脱了饥饿、死亡的威胁,父亲的命运,也如同全国广大农民一样,有了改善。
      但是,十年动乱又使全国经济陷入停滞不前的状况。人民公社化并没有使广大农民在经济生活上得到多少提高和改善,人们依然在温饱问题上艰难地挣扎苦熬。农民有限的口粮和经济收入,使许多人依然在贫困线上徘徊。直到“联产承包责任制”的实现,才使失望中的农民看到了一丝希望。分田到户,联产承包,农民又一次感受到“土改 ”时的喜悦和兴奋,又一次做了土地的主人,开始精心经营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土地。从此,温饱问题才真正得以解决。父亲同全国广大农民一样,感受到了这一份喜悦。可是,他已经老了,精力大不如从前,他不能亲自去经营属于他的那份土地,他只能把温饱和小康的希望寄托给我们,寄托给下一代。
       2000年的一场疾病,父亲的生命走到了尽头。虽然他拥有我们几个颇为“孝顺”的儿女,几次送他住院治疗,使他的病情一度好转,但他毕竟是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,该是生命回归的时候了。2000年12月4日(农历庚辰十月初九日)晚5时53分,91岁高龄的父亲在病痛中走完了他最后的人生之路。
      当我从工作岗位上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,连夜赶回老家时,父亲已经安静地躺在他的病床上,听不到他的临终嘱咐,看不到他的笑容......父亲,您的儿子回来了,您却永远地走了!父亲,我们无法再听到您的谆谆教诲和殷殷祝福,只能注视着您的遗容,祝愿您一路走好,一路顺风......  
      父亲,您的一生是在艰难困苦中度过的。您生前的盛裕之梦,未能实现。然而,值得庆幸的是,您逝世后的这些年,我们兄妹几个的生活状况都逐年好转。您又增添了五个活泼可爱的第四代曾孙和曾孙女 。我们的子孙都在健康快乐地成长。与您终身相伴历尽艰辛的我们的母亲,在您逝世8年后(2008年8月)也已经辞世归西。现在我已经退休,在城里购了房,安度晚年。近几年,老二、老三和侄儿也盖了新房。您的盛裕之梦,也许能在我们这一代或我们下一代实现。如果能够这样,您的在天之灵,也许能够得到些许安慰。
       安息吧,父亲,您的遗愿能够实现,一定能够实现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5年4月1日于南平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8年3月略有修改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
 清明祭(之一)    父亲,您的遗愿会实现 - 流水新声 - 流水新声博客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6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