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水新声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明祭(之二) 怀念母亲  

2015-04-03 22:49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清明祭(之二)  怀念母亲 - 流水新声 - 流水新声博客
 母亲李兰英86岁(1922——2008)遗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怀念我的母亲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刘水弟

      清明节来临之际,格外想念远在天堂的母亲。
      母亲的名字叫李兰英,2008年8月因病辞世,享年86岁。
      1922年10月,母亲出生在闽北一个穷苦的农民家庭,从小缺吃少穿。她十六岁就嫁到父亲家,仍然过着贫苦的农家生活。那时候,正是兵荒马乱的年代,官匪欺压,地主剥削,抓丁派款,民不聊生。1942年,父亲带着祖母和母亲四处逃难,直到1950年闽北解放后,才在现在的大埂村安了家。
       解放初,村里来了“土改”工作队,发动穷苦农民斗地主、分田地。我们家分到了土地和房屋,才开始过上了好日子。那时候,父亲在乡里当干部,整天在村里忙,母亲就在家里为工作队做饭、洗衣,帮他们做后勤工作。
       因为家里穷,上不起学,母亲没有文化。1951年,土改工作队在村里办起了识字班,发动妇女和儿童学文化,母亲才有机会上了几天学,认识了自已的名字,会写“工人”、“农民”等几个字。后来,工作队人员有调动,识字班无法坚持办下去,母亲又失去了学习文化的机会。
       父亲母亲深感没有文化的痛苦,所以他们一心一意让我上学读书,希望我将来能成为一个有文化的人。1952年,在父亲的积极要求下,上级给我们村派来了一位老师,在村里办起了一所小学,还不到7岁的我便上了小学读书。
       在学校里,我学习刻苦用功,学习成绩很好,老师经常表扬我,还让我带领全班同学朗读课文。琅琅的书声,常常引来周围群众的围观。村里人都夸奖我,父亲和母亲也为我高兴,希望我长大以后有出息。
       1960年,国家处于十分困难的时期。村里闹饥荒,有的人饿死病死。我的父亲母亲也陷入极度饥饿和贫病之中。为了活命,父母忍痛将我4岁的弟弟送给邻县一个人家做儿子。有人对我父母亲说:“现在家里没吃没喝,日子这么艰难,你的儿子还读什么书?还不赶快叫回来帮家里做事?”母亲说:“我那儿子会读书,把他叫回来不是太可惜了?”就这样,她和父亲忍饥挨饿,不顾贫病,始终如一,坚持让我读书,使我得以完成学业。如果没有当年父母的坚持,我早辍学了,哪还有我的今天?
      母亲是个慈爱、善良的人。她一生辛苦劳作,都是为了我们儿女能够平安健康成长。小时候,我体弱多病,她四处寻医问药。她常常背着我到田头路边或上山寻找中草药,为我治病。因此,我至今也会认得许多中草药。我参加工作后,母亲还时常惦记着我和我的儿女。每当有人来学校时,母亲总要让人捎一些自家母鸡下的鸡蛋或自家生产的南瓜、山芋、红薯等农家土特产来,给我和我的妻儿们享用。我们给她的一些钱和物,她总是舍不得吃和用,有时拿去周济亲戚和他人。
      父亲在世时,母亲与他患难与共,生死相随;父亲晚年生病,长年卧床不起,母亲在家悉心照料,日夜不得安歇,直到父亲病逝,她才得以解脱。父亲去世后,我们想把母亲接来同住,可是,住不了多久,她就要回乡下老家居住。因为她坚信父亲的魂灵还在,她必须守住他们共同营造的老宅,不时为他燃烛点香,免得父亲回来时,魂灵受到冷落而孤单。患难与共的父亲母亲,尽管在父亲在世时,也难免有过拌嘴怄气,争吵不休,但毕竟几十年的共同生活,一点一滴凝结而成的不解之缘和深厚情感,不是我们这些做儿女的所能充分理解和体会的,我们只好遵从她的意愿,尊重她的选择。
      母亲关爱儿女、关爱丈夫,惟独没有关爱自已。她节衣缩食,怕增加我们做儿女的经济负担。平时,如果有个头痛脑热,她总是将病情封锁住,不让我们知道,以免我们分心,影响情绪和工作。为了省钱,她有病从不上医院,凭着多年积累的一些生活经验,她到田边地头弄一些草药,居然也能治好一些病痛。有一年,母亲在一次砍柴时,不慎闪了腰,疼痛难忍,通宵不能安睡,她独自默默忍痛苦熬。第二天,自已上山采些草药对付。后来,病情越发严重,卧床不起了,还不肯上医院。在老家的侄儿打来电话,我们才知道她的病情严重,叫了车,把她送到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,病情才逐渐好转。
      母亲的一生,大部分时间是在贫穷和困苦中度过的。直到改革开放之后,母亲的生活才有所改善。但是,她从未因贫穷困苦而懊恼。她常常给我们讲旧社会的苦难,讲上世纪六十年代闹饥荒的苦难。对比今天,改革开放后温饱舒适的生活,她感到十分的舒心和满足。她那饱经沧桑的脸上,时常挂满舒心的笑意。
      母亲在80岁之前,身体虽算不上硬朗,却也还康健,耳不聋,眼不花,走路不用拄拐杖,还能在房前屋后的田头地角种些瓜菜,养些鸡鸭。有时,也会带着年幼的孙儿到邻家串门聊天。生活总是过得忙碌而充实。可是,自2007年以后,85岁高龄的母亲,身体渐渐虚弱了。咳嗽、头晕、高血压、关节疼痛......多种老年疾病一齐发作。特别是长时间的咳嗽,使她的肺部受到极大损伤。我们把她送进医院治疗,通过B超、CT检查,母亲患的是肺气肿,囊内积水,须手术治疗。可是,母亲极力反对手术。她反复嘱咐我们:“人老了,总是要走的,你们不要为我把钱多多地花了。只要我名下的子子孙孙们平平安安就好。”医院方面考虑到她 年事已高,手术风险较大,最终采取了保守治疗。
      母亲一生平凡无奇,但她身上蕴含着不尽的情,无限的爱。母亲的一生,关爱的是他人,是下一代,惟独没有关爱自己。她的勤俭朴实,她的慈爱善良,深深地感动着我们。她是千千万万中国劳动妇女中最最普通的一员,也是千千万万劳动妇女中最让我永远感动和怀念的人。
      愿母亲在天之灵永远福佑我们,永远福佑大家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5.4.3.于南平

       清明祭(之二)  怀念母亲 - 流水新声 - 流水新声博客
 
       

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8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